鸽文选手。
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。

我想扩美女呜呜!!。(占话题致歉qvq

你好啊!!。这里苏俞!!

原耽。饭圈。全职。小英雄。凹凸。HP。我都搞的!!。

是四坑少女!!。(Lolita。JK制服。cos。软妹。)

饭圈主时代峰峻和原际画的崽崽。

原耽杂七杂八的什么都看。

请大力扩我呜呜呜。


大家好!我是贺朝的传人。(bushi)

【辞秋】你在秋天离开。

今天。

天气有些转凉了。

秋叶开始飘落了。

你的少年依旧在风中。

可惜,

他丢了他的世界。

你的少年像是不愿相信这件事,

认为你只是睡着了,

还会再次醒来的。


他为你打造了一口玻璃棺,

连盖子都没有关,

好像在期待着你再次醒来,走出来。


他拿出一枚戒指,

戴在了你的无名指上,

轻轻摩挲着,

轻声呼唤着你的名字。


他猛然发现你手下压着一封信,

他的手有些颤抖的打开了那封信,

只见上面写道:

白起,我爱你。


他的眼泪落了下来,在纸上晕染开,你的字愈发模糊。

“我也爱你……”

你的少年,从未如此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

@江染. 最后一棒来吧。


【辞春】你在春天离开。

“薯片小姐…?”

周棋洛跪在你的遗体面前,手轻抚你的脸庞。

“薯片小姐…你睁眼看看我…你笑一下呀…”

就在早上,你经历了一场车祸。

血染了你的裙子,那是周棋洛送你的礼物。

“我们还要去樱花前线呢…我们还要一起去看复联4呢…我们的超级英雄卡牌还没集完呢…薯片小姐你怎么就离开我了…””

你非常痛苦。

你的灵魂还存于世上。

但周棋洛看不见你。

你想去伸手抱他,替他拭去眼泪,想安慰他。

可你做不到。

“薯片小姐…你别走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

哈哈哈哈哈哈复联四好出戏。我终于码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@江染. 宝贝江染染。接下去叭。


预言师朝x药剂师俞

“……在这个魔法世界,预言师是一个稀有的家族,传闻说,预言师都特别高冷……”

“呵呵。”谢俞看完这一报道,默默翻了个白眼。没错,他的二哈男朋友,是这个魔法世界最有名的预言师,传闻中最高冷的贺朝。

“小朋友——!”看,说二哈,二哈到。“小朋友啊,我听其他药剂师说,你们每天都在研制新药剂,是真的吗?”谢俞点了点头。“他们还说用脑过度会使记忆力下降,到时候你不记得我了怎么办……”

谢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“放心,哥,他们骗你的,不会的。”说罢亲了亲贺朝的嘴角。“真的吗……好吧……”

之后,每天谢俞一起床,贺朝就问:“小朋友,你还记得我吗?”当然,每次都会被谢俞暴走一顿,边挨揍边说“小朋友,我,贺朝,加贝贺,卓月朝,你男朋友,我们在一起十几年啦……小朋友……疼!!!”

直到几个月后的某一天,谢俞一起来发现贺朝并没有跳出来问他,而床上放着一封信,还是那熟悉的字体,却让谢俞莫名有些慌,他拆开了信,只见上面写着:

  给我最爱的小朋友:

         小朋友,我走了。永远永远的走了。我说过要永远陪你的,看来我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其实我每预言一次,都会减少一些寿命。我其实预言的也不多呀…每年你生日一次,情人节一次,纪念日一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但是这样七七八八算下来,我的时间不多了。我提前离开,是怕有一天你一起床发现我离开这个世界了会吓到你,小朋友,你别生气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你可别忘了我,贺朝,加贝贺,卓月朝,你男朋友,我们在一起十几年啦!

         小朋友,我真的真的很爱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永远爱你的贺朝


谢俞看着看着,就哭了,眼泪顺着脸庞滑下,打湿了那信纸。

他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场景,是贺朝第一次为他“预言”【表白】时,他说:这位小朋友,我掐指一算,你命中缺一个陪你一辈子的人,那个人现在来了,他姓贺名朝。

“怎么可能会忘……我们在一起十七年啦……”


薛晓薛【伍】

“嗳,小矮子,你说,如果我去追晓星尘,有可能吗?”薛洋瘫在沙发上问到。

“没可能.”金光瑶头也不抬的回了他一句。“为什么——!”伴随着薛洋的话语,还有一声“砰”的声音。

“次奥!薛洋你没事乱砸什么东西啊!!!”

“谁叫你打击我的!”

“我实话实说啊好不好!”

……

事后…金光瑶捂着受伤的头去了医院,薛洋…也跟着去了…

“俩人多大了!还打架!还打进医院了!?你们当医生闲的是吧?”

做人不易,去医院都被医生骂。薛洋气愤地想,这时,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……

“晓星尘——?!他怎么会来医院——?!他不会受伤了吧?

这时的薛洋,倒是像极了一个天使💔






啊啊啊啊啊啊我再不更这个我就要被锤了吧……轻轻。你们想看HE还是……

小甜饼【bushi】

“叮铃铃”放学铃准时响起,讲台上的老师却丝毫没有下课的意思。蒋文旭是百般无聊的盯着贺知书,嘴角微微上扬。

“好了,放学吧。”

“小书小书,我待会去打球,你等我一下,我们一起回去好不好?”

“好”贺知书笑了,他的笑是令蒋文旭沉醉的笑。

蒋文旭愣了愣,也对他笑了笑,跑了。“小书记得给我带水.”

贺知书望着他那一步三回头的背影,眼里尽是无奈。

看到他背影完全消失后,贺知书开始站起来收拾书包,时不时向篮球场瞟一眼,看那少年的身影。

贺知书收拾完,准备离开时,看见了蒋文旭的书包和外套,无奈的叹了口气,拿上他的书包和外套去篮球场,坐在一旁看着。

“小书小书!”

贺知书有些无奈的看着这只“二哈”向他跑来,给他披上外套。“别感冒了”,说着将手里的水杯和书包递了过去。

蒋文旭抬手揉了揉他的头,继而牵住他的手,弯眸笑道。

“走吧,一起回家。”

  ……

  蒋文旭从梦中惊醒,看了看身边,没有人。

他坐起来打开灯,在信纸上写到:

爱妻知书:

         时隔多年,你终于在我的梦中出现了,这是不是意味着你,原谅我了,要回来了啊……知书,我好想你…

薛晓薛.肆

“子琛……我昨晚……梦见了一些事……”


两人并肩走在路上,到是引人注目.


“怎么了?做了什么梦?”


两人在前面聊天,谁也没有注意到后面的薛洋.


今天早上……


薛洋满怀期待的去了晓星尘的甜点店,却看到晓星尘跟宋子琛一起走了出来.


于是薛洋便偷偷跟在后面.


“游乐园?”


“宋山风真是幼稚.”


薛洋勾起唇角,紧跟上了两人.


“子琛子琛!”


“子琛玩这个!”


……


玩了一整天,晓星尘似是累了,靠在宋子琛的怀里,宋子琛将他扶到长椅上,自己去帮他买冰淇淋.


“薛洋……”


“薛洋,你……”


一直在不远处的薛洋听见了,眼波流转.


“道长……”


“我……”


他刚想过去,宋子琛回来了.


宋子琛将晓星尘叫醒,给他擦擦额头上密密的汗珠,将冰淇淋递给他.


“谢谢子琛!”


“哎,星尘,“薛洋”是谁?你……为什么会叫着他的名字?”


“我也不知道,我做了一个梦,可能只是梦话吧.”


薛洋大致可以猜出晓星尘梦见什么了,还能有什么,在义城的时候呗.


薛洋擦了擦眼泪,离开了.


……


“骗你的你都信了,谁知不骗你的,你反而不信了呢?”


……


“过来,给你吃点心.”


……


“啊啊啊啊啊啊——!”


“疼、好疼……”


……






啊啊啊啊啊啊开学前最后一更!!!我以后会尽力周更的qwq.


朝俞小短打!朝哥视角!

“小朋友过来,哥给你看个好东西!”

神秘兮兮的向他招手.

“臭傻逼你要干嘛”小朋友一脸不耐烦,却还是乖乖走了过来.

弯眸看着他,说“小朋友把手伸出来,闭上眼好不好?”

“啧、麻烦”

看人乖乖照做了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,取出戒指带着人手上,吻了吻他的手背.

“不知道这个礼物,小朋友收不收?”


猛然睁开眼,看到了正在一旁睡觉的小朋友.

“啊……我在想什么!明明连白都没表!”

随手从抽屉里翻出一支笔,在一个黑本子上愤愤地写上“我没有小朋友!”


薛晓薛.【叁】

即使是开学了薛洋也不慌.

迟到?保安都见怪不怪了.

翘课?教导主任都默许了——谁叫薛洋成绩好呢.

“星辰甜点屋?这家店什么时候开的?”

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薛洋走了进去.

“欢迎光临!”

薛洋闻声抬起头,对上人清澈的双眸.

“请问要什么呢?我们这里有许多甜点.”

他的声音很好听,仿佛可以治愈人的心.

“我……”

晓星尘笑眯眯的看着他.

“请随便给我来一份吧,甜的就好.”

“好,稍等!”

过了一会儿,晓星尘拿着一份翻糖蛋糕来了.

“给.”

“谢谢……”

薛洋低着头开始吃,蛋糕很甜,很好吃,因为是他给的…

“您……能陪我聊会天吗……”

薛洋哽咽着开口.

“当然可以.”

“我……有一个很喜欢的人……他跟你,长的很像……”

“他经常会给我糖,对我很好……”

“可是我……我骗了他……”

“他在我面前……自杀……”

“他恨我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

说着,他眼泪流了下来.

“你……你别哭啊……”

晓星尘手忙脚乱地去拿纸巾给他擦眼泪.

“谢谢您……我……我先去上课了……”

薛洋离开店之后,晓星尘闭眼揉了揉太阳穴.

“嘶……”

……

“薛洋,你真恶心.”

说罢,白衣人将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剑斩过去,鲜血从脖颈涌出.

“死了才好,死了才听话!哈哈哈……”

……

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“那……那是谁……?”

“我为什么会看到这些东西……”